一尾中特马

廣西日報傳媒集團主辦

您當前的位置:廣西新聞網 > 首頁欄目 > 文化·雜志 > 正文

最好的紀念——陸地文學館成立散記

今日視點

最好的紀念——陸地文學館成立散記

廣西新聞網-廣西日報記者 蔣 林

陸地,這位廣西現當代文學奠基人的名字,最近又被反復提起,成為傳播的熱點。

這是因為不久前,地處南國邊陲崇左市的廣西民族師范學院成立陸地文學館并舉行了揭牌儀式。

作為廣西文壇的旗幟性人物,陸地一生創作頗豐,尤其是創作的壯族文學史上第一部長篇小說《美麗的南方》,1960年出版后引發全國反響。著名學者李鴻然在《中國當代少數民族文學史論》專章評論道:“在國家文學坐標上,其地位和影響是毋庸置疑的。”

文學館的基礎是有價值的文學史料。對于創建陸地文學館而言,搶救散落各地的陸地珍貴資料,是當下最緊迫的任務。記者了解到,廣西民族師范學院文學與傳播學院文學研究學術團隊為此不懈努力,他們通過電話聯系,上門走訪陸地親屬及其生前好友等動員捐贈,目前已收集到《瀑布》手稿、陸地各種獲獎證書、陸地墨寶及各版本的陸地作品及研究等各種珍貴資料近千件。

廣西民族師范學院教授羅瑞寧說:“創建陸地文學館,尤其是陸地資料征集,我們得到陸地親屬以及屬下的幫助。陸地親屬陳南南把包括《瀑布》手稿在內陸地先生生前上百件珍貴的資料無償贈送我們;陸地的學生和屬下——潘榮才、凌渡兩位先生是廣西著名作家,潘榮才寫有《陸地傳》。我們曾經登門造訪兩位先生,他們均表態‘有生之年,假如能看到陸地文學館真正落戶陸地故里高校——廣西民族師范學院校園內,將是廣西文學文化的大幸,今生可以無憾矣!’兩位先生將他們自己珍藏的全部有關陸地資料都捐給了我們。”

自治區黨校教授陳學璞曾在2017年寫過一篇調研報告,建議建立陸地文學館。親歷揭牌儀式,他激動地說:“陸地文學館,除了要紀念這位著名作家以及他出版的一系列精品之外,更主要還是把陸地的文化精神傳給我們的下一代,把他的這種革命精神、人文情懷傳承下去,并且發揚光大。這個館,首先主題要鮮明。陸地在抗日烽火燃燒的時候奔赴延安,到了革命圣地經受鍛煉,加入了中國共產黨,而且在那里考入了延安魯迅藝術文學院,成長為一位革命作家,陸地這種精神信仰很值得我們學習。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我們建這個館,就是要弘揚愛國主義精神。其次,這個館不能夠純粹只是擺一些圖書,而要營造一種氛圍,讓人一來到這里,就融入一種激發創作的氛圍。這個館,還可以變成文化產業創意室。”

據羅瑞寧介紹,該校現已成立陸地文學館創建小組,文學院也正組建陸地文學基礎研究與外聯機構。

由于陸地精神的感召,邱華棟、李洱、黃發有、林白、張燕玲、林那北、朱山坡等區內外評論家、作家出席了揭牌儀式和同期舉行的由中國現代文學館、《南方文壇》雜志和廣西民族師范學院共同發起的《南方文壇》年度獎頒獎暨“今日批評家”論壇。

《南方文壇》主編張燕玲說,陸地文學館不僅能夠為廣西的文化版圖增加一個文化坐標,還因為陸地這個精神符號的豐富性,他實際上是一位革命性與傳統性、民間性與現代性集于一身的作家。革命性的紅色基因來自紅色延安,作為魯藝研究員,陸地參與了新中國的文化建設,包括他在南寧土改工作隊副隊長的生活體驗與思考。傳統性和現代性是陸地等新中國第一代作家共有的。而民間性是各有不同的,有民間性才能繼承傳統性,也能豐富和發展現代性。具有如此文化豐富性的陸地文學館的建成,無數后輩將在這里得到滋養激勵,也將進一步推進廣西民族文化的經典化。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文化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靈魂。’提出創建陸地文學館,是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精神的一個實際步驟,也是增強左江文化自覺和自信的一個重大舉措。當前創建陸地文學館,是激勵和培養崇左乃至廣西高素質文藝人才的需要,也是‘花山文脈’的延續,更是壯族優秀文化傳承的有效途徑。”羅瑞寧對記者說。

出席揭牌儀式的專家學者們普遍認為,創建陸地文學館,傳承民族文學經典,打造本土民族文化品牌,創造別具一格的“文學文化景觀化的創意平臺”館藏展示,不僅可以促進地域和壯族文學的持續崛起,還可助力旅游產業發展和推進高校內涵式發展,對崇左乃至廣西推動并加固“壯漢一家親”將發揮重大文化作用。

陸地是20世紀早期廣西最具開創性的作家,他的創作及其作品對今天的文學界有很大的啟示。

區內外與會專家共同回顧陸地文學生涯及創作特點,并從“新時代的地方敘事”這一主題出發,各抒己見。

廣西籍作家林白表示,這些年她嘗試用地方性方言資源加入創作。在寫一部長篇小說時,用普通話寫到20萬字,方言意識覺醒了,覺得可以試著把方言突破一下,用一下方言資源,結果發現方言已不在舒適區,感受到地方性的敘事值得珍惜。

桂籍旅美作家、廣西師范大學客座教授陳謙結合自己的創作體驗,認為文學藝術的要義是追求作品的獨特性和不可重復性,而地方性就是一部作品的文化指紋,就像一個出色的歌者,必須要擁有自己獨特的聲音一樣。只有擁有他人難以復制的品質,文學作品才可能具備真正的藝術價值。

廣西作協常務副主席朱山坡根據自己的生活經驗和創作感受,表示自己身為地處南方的寫作者,感覺在全球化的時代,在交通比較發達的地方,地域性、差異性、神秘性慢慢地消失了。但是人的差異性永遠存在,這是留給文學的最后一筆財富。讓人比較擔心的是,隨著人工智能的發展,人的差異性被淹沒,人的獨立性和隱秘性也在消失,將來怎么書寫,這是未來作家需要思考的問題。

 

相關文章

高清圖集推薦

新聞排行

一尾中特马 危化品处理赚钱 天天诈金花提现 福彩 快乐10分钟彩票走势图 重庆百变王牌助手 江苏时时彩技巧 U宝娱乐安卓 江西快三一定牛 棋牌游戏玩家 福建36选7